中国孕妇网致力于成为最全的母婴育儿类免费知识文库。 收藏本站

    首页> 孕前准备

    我的生产车轮战

     

      准备生了

      那天早上一入院,就先进待产室进行胎心监护,护士让我把衣服脱了,给我“备皮”(也就是刮毛),那感觉粗粗拉拉的,有点不舒服。接着又给我做了“肛检”。“一点动静没有呢”,然后就“监听”宝宝的心跳,还给了我一个手柄——让我”有了胎动就按一下”。

      一会儿,胎心监护结束了,很正常,我离开了待产室。在门口,我的责任医生问我“是催一催争取顺,还是直接剖”,还让我跟家人商量一下,明天一早告诉她。第二天,她来查房时,我们告诉她,决定打缩宫素试试,她警告我们,像我这样一点动静没有的,可能打一两天也不管用,并且说:“可别疼了就喊,疼死了!给我剖了吧!喊了没特殊情况我也不给你剖!”唉,她大概看我娇弱的样子,不相信我能承受产痛吧。

      所以14日早上10点半我又来到待产室打缩宫素。护士一会儿听听胎心,一会儿调整一下点滴速度。下午,我终于有感觉了,肚子开始隐隐作痛,跟经期感觉差不多,4点多我结束了点滴。老公陪我满世界转悠——我们爬了1次住院部的1 5层楼,把整个医院转了个遍。但是到了临睡前,疼痛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小了,最后居然不疼了。我想肯定顺不成了,明早剖了算了!早上上厕所,我正想着医生来查房时让她给我剖呢,居然惊讶地发现,见红了!哈!太好了!但下午找不到医生,我们就爬楼,那天我们又把那栋楼上下了四五回,腿都软了。15日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    开宫劲

      夜里11点多,疼痛加剧了,我看着表,大约7分钟1次,每次也就30秒。两点多,我睡不着就在走廊里转悠。护士看到我,问我干吗呢,我说疼得睡不着走走。她严厉地说:“赶紧回去睡觉去,一会儿生的时候一点力气都没了怎么办?疼得厉害了就来待产室找我!”4点左右,我的宫缩还是7分钟左右一次,我想都疼了5个小时了,或许开了一两指尹于是就去了待产室,那个护士给我做了肛检,结果”一指也没开!回去等吧!得疼得不行了才能开呢! ”

      16日早晨8点多,情况还是差不多,我疼得吃不下早饭(其实也是担心如果顺不了,剖的时候不能麻醉),又一次进了待产室看开了多少,护士说:“再忍忍吧,今天上午能生。”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。这次我没回病房,就在待产室等着了。当疼痛一次又一次袭来时,我紧紧抓住病床旁边的输液杆,咬紧牙关,绷直身体,全力与疼痛对抗。但是很快被护士发现了端倪,她问我:“你是不是在用力?”我说是,这样疼得会好些。但她马上说:“没让你用力你不要用力,宫口没开就使劲会宫颈裂伤。”没法子,我只好放松身体,消极地忍耐。虽然痛的强度已经够了,但还是不很规律,有时间隔七八分钟。

      10点半,值班的护士又给我做了肛检,她告诉我已经开了三指,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,对她大叫:“快给我打无痛!” (无痛即止痛剂)她让我进了产房,还把责任医生找了来,她说,无痛会延长产程,你确定要打吗?我说是,赶快给我打吧。她一边让护士听胎心,一边找家属签字去了。但是胎心不太稳定,120—130(每分钟次数),过了一会儿还是这样。这时产房来了一个男医生,是麻醉科的主任。可是责任医生说胎心不稳定不能打无痛,于是她们让他走了。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,我好失望!

      胎心还是不好,医生有些着急,我说 120~160不是正常范围吗;她说这是临界值,不稳定,所以可能会窘迫。她给我检查了一下,说胎头位置不太好。问我是不是剖了,我想都坚持了这么久,现在放弃太可惜了。后来听家人说医生给出4个可供选择的方案:剖腹产;坚持顺生;用产钳;用胎头吸引器。唉,我可以想像妈妈一听“产钳”这两个字,肯定吓得腿都软了,因为我有一个姐姐就是因此损伤了大脑,两岁夭折。她立刻让医生给我剖!医生回到产房给我检查了一下,发现我的宫口已经开全了,但是胎位不太好,是什么”枕后位”,她有些紧张,又测了下胎心,还那样。她认为可能是缺氧,我问她缺氧会怎么样,会不会生低能儿,她说那可不好说。她出去了一下,回来告诉我,你家人都想让你剖。我想了一下:胎心不好,位置不好,时间长了的确有风险。我咬了咬牙狠了狠心,对医生说:“那剖吧。”

      手术

      一进手术室,我就觉得冷。他们让我自己爬到手术台上去,那台子窄得仅能容身,大肚子笨拙的我必须很小心才不会掉下来。然后就在后背上打了针,并插了导尿管。接着他们分别给我的左右手打上点滴,接上血压计,这下我一动也不能动了。然后我与责任医生进行了以下对话:“我要求横切!””竖切拿孩子更方便,横切也可以,不过现在孩子可能缺氧,最好快点弄出来。”

      “那好吧,竖着就竖着吧。”(第一次妥协,在心中为我连妊娠纹都没起的洁白光滑肚皮默哀吧)

      当有人用针扎我的腰部时我说:“疼!麻药没起效呢!等会儿吧!”“孩子可能缺氧,最好快些,当然你要等会儿也可以。”“那好吧,现在开始吧。”(第二次妥协,看来我的肚皮会“死得很惨”)“啊……”

      最后一声是我的惨叫,在产房哼都没哼一声的我终于忍不住了一一切肤之痛啊!

      我的惨叫一声接一声,同时左手紧握住什么东西,但马上被告知上面打着点滴,不能用力,所以只好忍着……不过幸好,麻药终于起效了。当责任医生对我说“忍着点,拿孩子时有点难受”时,我已不怎么觉得痛,只觉得有人按了按我的胸腹部,然后掏出了什么东西,紧接着就是响亮的“哇哇哇——”啊,哭得这么厉害,应该很健康吧,我松了一口气,记得医生当时说:”先是大人叫,接着是孩子口叫。”当时在手术室外,我的家人也听到了她的哭声,他们也像我一样松了一口气吧。妈妈看了看表,12点14分,也就是说,进手术室仅仅19分钟,我的宝宝就出世了。奇怪的是,他们只听到了宝宝的哭声,却根本没人听到我的尖叫!

      下面的过程依然很难熬,不是因为痛,而是因为冷。我的膝盖以下好像浸在冰水里,我全身发抖牙齿打战,但是没人注意。有一个声音问我,“你为什么不睡觉呢”,我一想,是啊,睡吧,但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太兴奋,根本睡不着。又过了大约半小时,终于一切都处理好了,我被抬回推车,推出手术室。

      终于结束了,终于暖和了,终于安全了……很快我真地睡着了。

    与本篇相关的其他文章
      ● 阵痛,48小时
    ● 分娩之痛,独自承受
    ● 产痛之快乐初体验
    ● 我的剖宫产全记录
    ● 娟子:女儿是妈妈希望的果
    ● 怎么样预防早产
    ● 准妈必看的产科大夫真心话
    ● 分娩的旅程
    ● 当妈妈真好
    ● 5大症状,告之即将分娩!
    【 关闭本页 】【 收藏本页 】
关于我们
网站简介
联系我们
新手上路
新用户注册
常见问题
商家入驻
入驻须知
立即加入
网站导航
网站地图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投诉通道
mastcard认证 visacard认证 推荐商家 安全购物 江苏工商